2009-09-13

幾米 我的心中每天開出一朵花




相信每的人對於台灣當代相當知名的繪本畫家─幾米都不陌生,而《我的心中每天開出一朵花》則是幾米眾多代表作中相當早期的一部作品。第一次閱讀這部集結幾米於1999年4月-2000年8月,為中國時報居家週報心靈花園版所寫的新詩集時,是剛上國中的時候。此部作品是由一位與我私交甚密的國文老師所贈予的,當時閱讀後即有許多頗為深刻的感觸。而如今事隔六七年,再度拾起此本作品時,卻仍然令我激發出許多的體認與想法,因此決定以此部作品作為心得探討的重點。


幾米作品個人風格意識強烈,圖文之中充分的表現出自己獨特的見解與想法。他的作品展現出驚人的創作能力和詭譎多變的藝術風格。繼能使人發揮赤子之心的想像力,去聯想任何與此圖有關的小故事,亦能令讓人捫心自問的去思考問題的答案或是引申出更深入的問題。然而他的圖與文相互輝映,利用不同的閱讀方式、時間、地點等,都會令讀者擁有不同的感受。




當我們翻開書的第一頁,僅是一張圖、一篇文,裡面是這樣寫的:


『我站上大樹,學習像鳥一樣飛翔。當然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成真,但,我還是想試試!風來了,我努力揮動著雙手,臨風飛舞…..感到無比無比的幸福。』


這段短文在幾米的書中並沒有下任何的標題與題目,雖平凡無奇,卻帶給我極大的迴響與感觸。回想起小時候,很多行動的起始並不需要理由,只是想做,於是我們就去嘗試。因為還不明白失望的道理、還不懂失敗的傷心,所以我們總是能一次又一次的勇敢前進。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曾幾何時開始我們總在開始前即盤算著成敗利益,所以總錯失掉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機會,自然而然也就無法明白臨風飛舞時那知足的幸福。



希望井
掉落深井,我大聲呼喊,等待救援…
天黑了,黯然低頭,才發現水面滿是閃爍的星光。
我總在最深的絕望哩,遇見最美麗的驚喜。

往往我們遭遇到困境時,總忽略了事情美好的另一面。自絕望而生希望,讀《希望井》渾似參禪。而同時我們也了解,最深邃的黑暗,其實是來自徨惑心靈的角落。

請留言,我會盡快與你連絡
我在森林裡,打一通電話給城市裡的你。
答錄機說:『請留言,我會盡快與你連絡。』
『你聽到風輕輕吹過的聲音嗎?
你聽到樹葉緩慢飄落的聲音嗎?
你聽到山林呼吸,還有我心臟快樂跳動的聲音嗎?
請盡快與他們連絡,謝謝!』


讀到這篇《請留言,我會盡快與你聯絡》時,我頓時會心一笑,幾米運用童趣且簡單的言語,暗諷現代人透過機器與人相處,卻忘了該如何與自然交流。


圈套
我被固定。
固定刷牙、洗臉和關燈。
固定在找不到停車位時咒罵。
固定感冒咳嗽,懼怕死亡並開始戒菸。
固定愛心捐款,同時不遵守交通規則。
固定對愛情失望和對選舉絕望。
固定在固定的地方,接受固定的擺佈。
當然也在固定的時間,懷疑人生。

這篇《圈套》簡單明瞭的闡述現代人一昧行進的生活,每天有條不紊的做著看似規劃好的人生實質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麻。缺乏夢想跟未來的人,就像缺乏目標的無頭蒼蠅般,固定在做固定的事,當然也包括懷疑人生。





籠中鳥
我們一起被關進鳥籠裡,
空間真的很狹小。
風景被鐵條切成一格一格,醜死了。
把鳥籠掛在樹頭,佯裝生活在大自然裡,
這種想法更讓鳥傷心。
不過,妳說呼吸困難,那也太誇張了,
我們不過暫時實驗一下,妳的臉就這麼臭,
有些鳥住了一輩子,也沒聽牠們抱怨過。


此篇《籠中鳥》文句極為普通白話,卻也幽默諷刺人們禁錮寵物的心態。反觀若是我們被禁錮,卻一秒都無法忍耐,運用強烈的對比帶出寵物們的辛酸與無奈。另外描述人們將鳥籠掛在樹頭佯裝寵物生活在大自然的愚昧舉動,更顯無知與諷刺。




神奇的舞台
狂風中,我抬頭挺胸,逆勢前行。
覺得自己英姿風發,就要飄了起來。
但強風轉眼平息,落葉不再飛舞,神奇的舞台瞬間落幕。
我無法在寂靜的街角,精神奕奕地勇往直前。
沒有阻力的世界,少了感人的戲劇張力。


『你希望你的的命運是平順卻無聊,亦或者你渴望曲折但卻很精采?』曾經有人這麼的問過我。當時的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人人都希望生活順順利利平安無事。然而今天,這個問題再度探出頭,我則會更加的毫不猶豫選擇後者。沒有阻力的世界,少了感人的戲劇張力;沒有挫折的人生,得來的成功就少了點韻味。


作者幾米在此書的後記中提到,這繪本故事動念於每天都想畫一朵花的夢想。雖然並未真正的每天畫出一朵花,但我們仍然很幸運的看到此部集結出版的作品。而幾米就像自我心靈的栽種者,並且讓我們明白,只要願意打開心門,不再闔上與世界交流的窗,讓陽光照耀、讓風雨滋潤、讓情感培育這塊豐富之地,我們的心中就可以開出一朵朵美麗的聖潔之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張貼留言